两性故事

我用舌尖吸润老师的花瓣 老爸挺进女朋友湿湿的花瓣小说 翁媳

作者:admin 2019-07-09 15:15 我要评论

莲儿出身于教师世家,从小受着父母良好的教育,文静,优雅,落落大方。上了大学以后,每天抱着书本,脸上永远挂着淡雅的微笑,往返于宿舍、食堂和寝室之间,三点...

  莲儿出身于教师世家,从小受着父母良好的教育,文静,优雅,落落大方。上了大学以后,每天抱着书本,脸上永远挂着淡雅的微笑,往返于宿舍、食堂和寝室之间,三点一线,几乎是她全部的生活。 她就像一个孤傲的白天鹅,也因此成了班里乃至系里的一道不可或缺的风景线。其实莲儿并不是傲气,她只是习惯了安静,喜欢安静地找个角落,或读书,或听音乐。她尤其喜欢听交响乐,她喜欢那律动的音符带给她的震撼,每天晨读过后,莲儿都喜欢聆听片刻,那种抑或奔放抑或宁静的旋律,总是让她感觉心旷神怡,凝神气爽。那一年,市里组织了一个交响乐欣赏协会,莲儿欣然前往,注册了会员。协会每周五举行一次讲座,于是莲儿每个周五都会准时出现在那个礼堂,坐在一个角落,用心静听,领会每一首曲子带给她心灵的洗礼。

  协会里有个大男孩宇辰,生长在一个边远的山村,大学毕业以后,凭着一身才气留在了省城。每次讲座,他都会提前到场,帮工作人员组装讲台上的音响设备 。从莲儿来到协会的第一天,他就注意到了这个角落里的女孩,他喜欢看她清如泉水的眸子,他感觉那里面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在吸引着自己,于是宇辰总是下意识地望向莲儿的角落,他喜欢看她的一颦一笑,也喜欢看她沉浸在音乐殿堂时陶醉的神情。慢慢地,莲儿也发现了这个大男孩,发现了宇辰一直在关注她。宇辰总是那么活跃开朗,她喜欢宇辰身上的阳光气息,喜欢听他爽朗的笑声,每次看见宇辰在礼堂里,莲儿的心里总是说不出来的愉悦和踏实。

  然而那个年代的爱情总是那么的羞涩,两个年轻人的心已经靠得很近很近,可是谁也不曾提起爱情,只是在偶尔的四目相对时,那来自对方的怦然心动,那面颊泛起的绯红,已经让彼此感知到了一切。

  那一年的新年,协会组织了联欢晚会,宇辰深情的唱了一曲“恋曲1990”——“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脸,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转变,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转头回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优美的旋律在会场响起,莲儿心领神会,知道宇辰是唱给自己的。那晚,宇辰鼓起勇气,第一次送莲儿回了学校,那天天空飘着细细的雪花,他们身后留下两排雪白的脚印,莲儿百灵鸟般的笑声,久久回荡在夜空。

  可是,世事难料,两天以后,宇辰突然接到父亲病危的电报,父亲一年前就被确诊为肺癌,他知道,母亲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给他发电报的。于是他匆匆请了假,来不及跟莲儿道别,就踏上了回乡的列车。 回家后不久,父亲便病故,母亲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也一病不起。宇辰只好又继续照顾母亲,等他再次回到省城,已是春暖花开。

  而这一切,莲儿并不知晓,协会里她再也没有见到宇辰的身影,再也听不到他爽朗的笑声,一次,两次,三次,五次,春节过了,春天来了,可是他的宇辰在哪儿啊……

  宇辰再次踏上省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协会和莲儿的学校寻找,他并不知道,莲儿也在一次次的寻找,他更不知道,春节过后莲儿忙于毕业的各种琐事,已无暇顾及音乐,在那个通讯设施匮乏的年代,两颗已碰撞出火花的心,就这样在寻找中度过了一季又一季的轮回……

  几年后,莲儿和单位里一个垂暮她已久的工程师结了婚,宇辰也在母亲的一再催促下,娶了一个和莲儿一样温婉的女孩。莲儿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没有风花雪月的梦,只是那梦境,太真实太完美,以致于每次想起,都有一种切肤的痛……

  转眼,时钟的脚步已经跨进了二十一世纪,莲儿的儿子已经上了小学,一个休息日,莲儿去书店给儿子选辅导资料,正看得出神,突然一个如同从天籁传来的声音响在耳边:“莲欣乖,今天我们只买一套书好不好?”宇辰,那分明就是宇辰带着磁性的声音,莲儿循声望去,果然是宇辰,宇辰身边站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那眉宇之间,简直就是宇辰的翻版,那一定就是宇辰的女儿吧。莲儿似乎管不住自己的双腿,踱到宇辰身边,宇辰也下意识地抬头,从惊愕到惊喜,”莲儿,是你吗,莲儿?“莲儿露出惨淡的微笑:“宇辰,我找你找得好苦!”

  在简单的交谈中,莲儿得知,其实她和宇辰一直就住在同一条路上,只是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只是那条路很长很长, 几乎贯穿了半个城市,甚至,每天他们都是坐同一条公交线路,只是每天都相向而行,十年啊,他们每天就这样上演着擦肩而过却都浑然不知,难道这就是命吗,是命运在捉弄着两颗曾经那么亲近的心啊。

  几天以后,莲儿的手机响起,是宇辰打来的,“莲儿,明天休息是吧?我们出来坐坐,好吗?”“嗯!”

  第二天,莲儿把家里收拾妥当,小心地梳妆起来,高高地挽起发髻,又略施粉黛,突然,莲儿眼前闪现出一个小女孩的笑脸,莲欣,是的,是宇辰的女儿,莲儿曾经问及为一分极速3d给女儿取这个名字,宇辰说,是为了心中的那份牵挂,也因此惩罚自己当年的不辞而别,女儿就是莲儿今生的化身,爱女儿,也就是爱莲儿。莲儿无奈的笑了,呆坐在床边,手里的梳子无力地掉落在地上,她想起那天书店的偶遇,从宇辰得体的穿着和小女孩干净利落的外表,能看出宇辰有一位很贤惠的妻子,他有一个幸福的家。莲儿端详着镜中的自己,此一去,意味着一分极速3d呢,已经过去的往事,再提起,是不是就不是原来的味道了呢?……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莲儿拿起手机:“宇辰,如今,你已经不是当年的你,我也不是当年的我,让往事尘封在记忆里吧,抱歉,祝你幸福!”短短几句话,莲儿感觉手指像是灌了铅液一样沉重,短信发出去了,屋内宁静的有些可怕,莲儿能感觉到自己脉动的心律,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时间似乎在静止,周遭的一切也变得凝固,终于,终于在半小时后手机发出“嘀,嘀”的声音:“好吧,莲儿,我尊重你,也祝你幸福,替我好好照顾自己!”看罢,莲儿扑倒在床上,任泪水纵横……

  良久,莲儿?酒鹕恚慈チ肆成系淖比荩幌履翘兹盟陡绣牡囊氯梗叱黾颐湃チ顺?……黄昏,鲫鱼汤的香气氤氲着家里的每一个角落,儿子欢呼着,吸着小鼻子跑过来:“妈咪,我爱你!”看着儿子那小苹果一样的笑脸,莲儿的心都醉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又一个十年过去了,莲儿并没有像宇辰祝福的那样幸福,她一直用自己的温柔、自己的隐忍面对着爱人的飞扬跋扈,莲儿只是在维持,维持着寡淡无味的生活,如果不是为了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也许,莲儿早就逃出这死寂的围城了。

  当年那条长长的路依旧,随着城市的发展,修通了地铁,每天,莲儿坐着地铁往返于城市的两边。已经是初冬,冷空气频频侵入,天气越加的寒凉了。莲儿习惯性地坐在车厢里,翻看着手机,十年来,莲儿换了三部手机,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号码一直留存在通讯录里,手机铃声换了一曲又一曲,只是,从来没有因为那个号码而响起,每年的春节,宇辰都会发来信息,莲儿能看出来,那是为她一个人编写的问候,而每次,莲儿也只是回复“新年快乐!”她不敢多写一个字,生怕一旦说错触动了哪根弦,便会覆水难收。每次对向驶来的列车,莲儿都会下意识地抬头望一眼,她不知道,哪一节车厢里,会有那张熟悉的面孔,茫茫人海,他会不会也在张望,已经人到中年的自己……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思念,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手机里响起王菲的“传奇”,那是专门为儿子若辰设置的铃声,已经在南国读大学的儿子若辰,总是关心莲儿的身体:“妈咪,对自己好一点,天冷了,要多穿哦……”

相关文章
  • 倪妮的爸爸是倪大宏吗 倪妮家庭背景资

    倪妮的爸爸是倪大宏吗 倪妮家庭背景资

  • 周星驰为一分极速3d不结婚 柴静采访周星驰哭

    周星驰为一分极速3d不结婚 柴静采访周星驰哭

  • 老师腿开点我好进去 校花被我顶连叫爽g

    老师腿开点我好进去 校花被我顶连叫爽g

  • 在医院睡了夜班护士 我的护士女友苏雅

    在医院睡了夜班护士 我的护士女友苏雅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李莎昮子娄艺潇吵架被封杀? 李莎昮子

    李莎昮子娄艺潇吵架被封杀? 李莎昮子

  • 丈夫公公共享一个媳妇 老公和公公三p我

    丈夫公公共享一个媳妇 老公和公公三p我

  • 中国新歌声2第三期学员名单泄露 导师陈

    中国新歌声2第三期学员名单泄露 导师陈

  • 十八岁我的第一次 一个男生上课总是看

    十八岁我的第一次 一个男生上课总是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