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肉多很黄很污的小说|校花在人多的地方被玩

作者:admin 2019-12-03 10:29 我要评论

我最讨厌的那种人。 但我别无选择。我父亲欠我一大笔钱。我不能。今天早上我跑了。我妈妈被要求大出血。我还在等医院输血。我手里的卡片是我母亲的生活。 我一听...

我最讨厌的那种人。

但我别无选择。我父亲欠我一大笔钱。我不能。今天早上我跑了。我妈妈被要求大出血。我还在等医院输血。我手里的卡片是我母亲的生活。

我一听丽姐说着我妈,当即就呆了,原来她早就找人调查过我了。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要是不好好干,我只能让人去医院守着了,你不行了,让你妈一起来啊。”丽姐说这话的时候高高俯视着我,眼中的冷漠渗地我全身冰凉。

我噙着泪水颤抖着说知道了,求她别动我妈,我会好好干活的。

“别光说不练,现在就跟我出去,过半个小时还有最后一波秀,这次给我机灵点,这要是一晚上一分钱不赚,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说着丽姐就走了出去,我赶忙站了起来,跟在她的身后走着。

而就在我们刚刚走出房间,我就看到了何曼正在走廊上捂着下身打着滚,边打滚边叫着,救命啊。

丽姐也慌了,脸色都变了,连忙走上前去问着怎么了,何曼指着自己的下面话都说不清,只能断断续续从她的口中说风油精,疼。

当时何曼满脸通红,咬牙切齿,脸上的五官都因为那疼痛变得扭曲了。

而后立马就有一个穿得衣冠楚楚的客人从一个包间里出来了,冲丽姐骂骂咧咧的,“我说小丽啊,你这给我找的一分极速3d妞啊,这连风油精都玩不起,我才滴了两滴就成这个样子,还不赶紧抬走给我换个人,真他妈晦气。”

丽姐也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赶忙冲那个客人赔着笑脸,“肖总啊,哪有你这么玩的,这风油精一下去,我多少姑娘受得了啊。”

那个叫肖总不乐意地挥着手,立马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卡塞进了丽姐的怀里,问她这样呢?

丽姐的胸很大,乳沟有一半都在外面,那张卡就紧紧地夹在了丽姐的胸里,她一看到那卡立马就笑开了,“肖总,你长得好看,说一分极速3d都是对的,这你想要怎么玩都成。”

说着丽姐就把叫人把疼地在地上一直打着滚求爹爹告奶奶的何曼给抬走了,然后就安慰着肖总回屋等会,她立马组织人过来选台。

丽姐八面玲珑好说歹说把肖总给劝了回去,随后她就四处晃悠着组织着人进去选台。

而我缩在角落里满脑子都是何曼刚才那副狰狞的模样,我在网上看过风油精的视频,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有客人这么玩,也没有想到刚刚还高高在上的何曼,现在就成了这个模样。

就在我感觉一阵心悸的时候,丽姐朝我招着手,让我不用去走秀了,直接跟着她去选台。

“我告诉你啊,你不是会跳舞吗?进去了你就跳舞,把你的狐媚劲给我使出来,要是今儿伺候不了这位主儿,你自己看着办吧?”

当时我腿都吓软了,生怕自己也被滴那个玩意,本能地往后退着。

可是最后我还是被丽姐推搡着跟着十几个女孩再次进了刚才那个包间。

一进去我才发现这个包间大得吓人,中间有一个小的T台,四周围了不少男人,一看我们进来之后都用不怀好意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们。

文学

随后我就跟着人流上了T台,刚刚的事不少人都知道了,大家心里都有些忌惮,可是其他人脸上都挂着笑容,妩媚地不行,就在这个时候我看了一眼丽姐,她正用那双凌厉的眼睛盯着我。

我立马打起了精神挤出了一个笑容,抱着一副豁出去的心理,随着包间里发出的音乐开始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很快我就在昏暗的灯光中感受到了一股如狼似虎的眼神朝我的身上扫了过来。

灯光扫过来的一瞬,我故意眨了眨眼,浓艳的彩妆让我的眼睛电力十足,我伸出香舌,妩媚柔和的绕着唇扫了一圈,湿漉漉的痕迹让台下的男人尖叫,紧接着我拉开自己的衬衫……

我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在T台上扭动着我的腰肢,脑子里面一直想着还在医院的妈妈。

T台上旋转着的舞台灯照耀着我的脸,性感的音乐萦绕在我的耳旁。

麻痹着我的大脑,而我的脸上也做出我认为的最妩媚的笑容,勾引着下面的男人。

台下一道炽热的目光把我牢牢的锁住,我抬头望向坐在台下的男人,是那个肖总。

只见他换上了一套精致的西装,打着红色的领结,手上拿着一支雪茄,不急不慢的一口一口的抽着。

吐出的烟,迷蒙了他的脸,给人一种神秘感。

我看到他在对上我的视线的同时,唇角勾起了一个上扬的幅度,脸上似乎显得很愉悦。

我不敢再把眼睛望向肖总的方向,因为我觉得,他令我有些害怕。

我将全身的精力都放在了如何摇摆我的身子上,回忆着偶然在电视上看到的艳舞,模仿着。

音乐戛然而止,我的动作停在空气中,其他人也是和我一样的,慢慢的停止了跳动。

年轻的身体加上年轻的容貌,我在这一排的女人当中还是很显眼的。

我低着头,用眼睛的余光悄悄的打量着台下坐着的肖总,只见他朝着丽姐勾了勾他的中指,我看到丽姐笑着朝他走了过去,弯下腰,随后肖总贴在她耳旁说了一分极速3d,并且还朝着站在T台上的我笑着望了一眼。之后起身就先离开了。

丽姐朝着我们拍了拍手,示意我们都停下来,我站在一群女人中间。丽姐直接指了指我,出声:“你,留下来,其他人可以走了。”

我被丽姐单独留下,其他人里有些不服气的,走的时候还拌了我一下。我有些委屈,不知道就这么变成了她们的攻击目标。

丽姐领着我,走向通往包房的长廊,我安静的跟在她的后面,终于忍不住好奇想要问她究竟是要带我去哪里。

“丽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我有些怯怯的问着丽姐,丽姐停住脚步,回头看我,同时还伸出了一只手抚摸了我的头发。

我的头发很好,黑的犹如夜幕一般,这也是我年轻的好处。璞丽大多数的女人都染着头发,很多人走的也都是成熟性感风,毕竟来璞丽的男人们大多是为了追求刺激,而不是为了生活。

我被丽姐突然的举动吓的一动不动的呆在原地,眼神不定的看着她。

丽姐,她这是一分极速3d意思?我只觉得她的笑,似乎有点意味深长。

“苏荷啊。”丽姐语重心长的喊着我,我下意识的就答应了一声。

“在。”

“你怕痛吗?”冷不丁的,丽姐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我有点疑惑,心想丽姐是不是又在试探着我,于是撒谎说,“我不怕。”

得到我说的这三个字,丽姐的脸上满是笑意,搂着我,在走廊上放慢了脚步。

“刚刚你看到了吧,台下坐的就是肖总。”丽姐的话,只说了一半,而我似乎已经意识到等会即将面对的人会是谁。

“好好伺候肖总,好处自然不会少你的。”丽姐的话敲在了我的心头,我只是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低又慢慢的低下,一脸的若有所思。

我知道,肖总刚才是看上我了。他那抹令我感到害怕的笑容,又出现在我面前,不由得我打了一个寒颤,心中变得十分忐忑起来。

说实话,我真的很害怕肖总他也会用风油精来折磨我,之前被他折磨后的那个女人躺在地上痛苦的模样,已经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我不敢想象如果把她换成了我,肖总用风油精滴在我的那里,不知道会是一分极速3d滋味,一定会很痛苦的吧。

我被丽姐领着走到了一个包房前面,起初丽姐还是一脸的笑意,一走到包房前面就换成了另外一副面孔。

丽姐突然抱着双手在胸前,指着我的鼻子,严厉的要求我“苏荷,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是今晚你伺候不好肖总,我就只有安排你去站街了,你好自为之。”

我僵硬的点了点头,丽姐让我一个人进去,便高傲的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门口。

我想逃跑,那一刻,我的心是这样告诉我的。但是一想到丽姐已经知道了我的底细,生怕她会对我妈不利,咬了咬,最后我还是推开了门。

房间内没有开灯,一片漆黑,我摸索着往里面走去,并且尝试性的喊着肖总,背后的门不知一分极速3d时候被关上,后背一阵阵的泛着凉意,我被人用东西给遮住了眼睛。

猛的被人放倒在床上,肖总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你玩过有趣的游戏没有?”我蒙着眼睛,摇了摇头,心里却是紧张的不行。

我以为会被肖总用风油精对待,可是我似乎是想错了,还有更多我没有见过的手段,令我痛不欲生。

滚烫的蜡油滴在身上,风油精尽情挥洒,带有诱惑力的鞭打声渐渐堙没我的知觉。

我不知道这天晚上自己是怎度过的,只是身体焦灼的一道道痕迹和冰火难耐的酸爽让我恨不得杀了他!

我一直被肖总折磨了很久,他才满足的从我的身上离开。包房的门被打开,门外刺眼的光亮令我闭了闭眼,听着声音,是丽姐。

肖总只是夸奖了一下我的表现,然后给了丽姐一张支票就笑盈盈的走了。

这个时候丽姐才有时间来管我,看到我身上的青青紫紫,不由的也倒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我现在的模样一定是惨不忍睹。

被丽姐扶下床的时候,我已经感受不到我的腿了,直接一个不稳,便朝床下滑去,还好丽姐及时的扶住了我的身子。

我用我的身体换来我应该得到的东西,肖总很大方,我分到了三千块钱。

事后我的浑身都在疼痛着,就像躺在布满针刺的床上,只要稍微一动弹,就是钻心的疼。

三千块钱被丽姐拿走,记在了账上,丽姐拿着钱,笑着在我的面前晃晃了后,我看着她直接把这些钱揣进了她的怀里。这离还清那二十万的欠债还很远很远。

我独自一个人孤独回家,打了一个出租车,在出租车司机异样的眼光中上了车。我闭着眼睛,尽量忽视着司机不时投过来的探询目光。待到楼下,我直接扔给他一张钱就下了车。身后我隐约听见了司机的叹息声。

“小小年纪不学好,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

我苦笑,撑着楼梯上楼,在浴室放了满满一缸的热水,将身体浸泡在热水当中,热意刺激着我的每一寸肌肤,有些疼,却格外的舒服。

头也埋进水中,我闭着眼,屏住了我的呼吸,氧气在不停地消耗着,我有点想就这样溺死在水里就好了。

大脑渐渐缺氧,我的神智有些不清。放在浴缸旁的手机“呜呜”的震动起来,我猛的钻出水面,像脱离了水张口呼吸的鱼儿一样,氧气从我口鼻处灌入,我又重新活了过来。

头发湿淋淋的披在脑后,令我看起来有些狼狈却又有几分妖娆之色。

是丽姐打来的电话,我看着来电显示。丽姐破例,说让我休息一天,我躺在浴缸里笑的愉悦,固执的拒绝了她的好意。

“谢谢丽姐,我不需要。”

电话那头的丽姐只是觉得我像神经病一样,脸上本来挂着的笑意一下子收敛起来,丢给了我一句话:“真是个贱骨头。”就挂断了电话。

我在心里苦笑,贱骨头吗?如果不是为了尽早还清那二十万,我又是何必呢?

出神的看着天花板,我从浴缸里慢慢起身,经过热水的滋润,身体至少没有之前那么酸软了,对着浴室里面巨大的镜子,我看着我的身体。

很美,皮肤细嫩且白皙,腰间只够盈盈一握的。手臂和大腿上的脂肪恰到好处,不胖也不瘦。

已经渐渐发育起来的胸脯,饱满且坚挺,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只是那布满全身的青青紫紫破坏了它的美感。

我不禁发出一声感叹:“年轻真好。”

在家舒服的睡了一晚,天一蒙蒙亮,我就不得挣扎的起床开始收拾自己起来。即使昨夜在璞丽被折腾的有些狠,但是白天我还是要去上课的。

拖着疲惫的身体,我还是准时的坐在了教室里面。头有点疼,我用手指轻轻的揉着我的太阳穴,昨晚的折磨还历历在目,脑子有些不清楚,睡意渐渐席卷上我的大脑。

我微眯着眼,强打着精神听着讲台上老师的课,有些飘忽,零零碎碎的做着笔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写些一分极速3d。好不容易坚持到了下课时间,我终于忍不住趴在了课桌上睡了起来。

不过几秒,手臂被人不断地推搡着,我努力抬头看了下是谁在推我,只是一眼,我看到的是带着一脸坏笑的格格。

我无精打采的趴在桌上,侧目看着挤着我坐下来的格格,有些没好气的抱怨:“我不是把钱给你了吗?”

格格盯着我的脖子一直看着,我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是一个青紫的吻痕。我不留痕迹的拉高了衣领,试图遮掩,格格却拿开我的手,一脸的不高兴。

“苏荷,你别遮了,我都看见了。”

“昨晚,你又赚了多少?”格格贼兮兮的凑近了我的脸问我,我偏了偏头,有些不情愿的说:“三千。”我没有告诉格格我后来又在璞丽借了二十万,格格只当我这是纯收入,不禁有些羡慕我。

相关文章
  • 处女腿分开,美妇喝浓精四女深喉口爆&am

    处女腿分开,美妇喝浓精四女深喉口爆&am

  • 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_出差上朋友漂亮

    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_出差上朋友漂亮

  • 肉多很黄很污的小说|校花在人多的地方

    肉多很黄很污的小说|校花在人多的地方

  • 用嘴吞吐大肉棍的美妇&好深太

    用嘴吞吐大肉棍的美妇&好深太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图】隔壁的女孩 那天她居然抛弃男友

    【图】隔壁的女孩 那天她居然抛弃男友

  • 盘点国画中描绘的十大绝世美女-看秘密

    盘点国画中描绘的十大绝世美女-看秘密

  • 几天没玩你痒的不行了吧|酥胸露了大半

    几天没玩你痒的不行了吧|酥胸露了大半

  • 少妇好风骚,我上了一个少妇她真的好风

    少妇好风骚,我上了一个少妇她真的好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