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兽形进入不要要满了|宝贝坐到木马上面去

作者:admin 2020-02-15 18:25 我要评论

售票员脸色难看,但她看出迷彩服的样子很不好惹,嘴唇动了动,没有说出话来。 李小亮有些愕然。 李小亮没有想到迷彩服会打抱不平说出这话,虽然刚才迷彩服很关注...

售票员脸色难看,但她看出迷彩服的样子很不好惹,嘴唇动了动,没有说出话来。

李小亮有些愕然。

李小亮没有想到迷彩服会打抱不平说出这话,虽然刚才迷彩服很关注林玉芳,但刚才林玉芳说没钱买票时他并没有站出来。刚刚他故意等了会让林玉芳受了刁难失面子,就是想看看迷彩服会不会有一分极速3d行动,可到最后迷彩服也没有站出来。

现在怎么又说这样的话了?

文学

李小亮诧异的看了一眼迷彩服,却与迷彩服的目光正好撞上。迷彩服并没有做出热情搭讪的表情,只是冲着他点了点头,目光里透着赞赏。

李小亮也礼貌的点了下头,心里寻思,这样纯正的目光应该不是坏人,但又想坏人不一定就能从表面看出来。

不知道是心态的问题还是怎么的,李小亮总感觉这个迷彩服同其他人不同,心里不由多了几分戒备。

“小亮。”林玉芳轻唤一声,打断了李小亮的思绪。

李小亮抬起头,看到林玉芳欲言又止的样子,突然明白,她想同自己坐在一起。

“嗯,嫂子你等一下。”

李小亮回了一声,便转头向身边的乘客请求换座。坐在他边的人倒也识趣,笑嘻嘻的同林玉芳换了位置,暧昧的两人之间转来转去。

林玉芳坐到李小亮的身边,重重的吐了口气,紧张的身体明显放松了下来。

看着她的样子,李小亮笑了笑,他突然感觉这个比他大三岁的嫂子,似乎象一个小妹妹一样需要人呵护。

他从包里拿出一瓶雪碧递给了林玉芳,林玉芳没客气,伸手接过去,拧开瓶盖子就向嘴里送。

李小亮一愣,他发现林玉芳喝的是自己喝过的半瓶,包里原来有两瓶,他拿错了。

“等下嫂子……”

林玉芳喝了一口,却没有吞下,嘴巴里鼓鼓的,很不解的看着李小亮。

“那个,我喝过的……”

看着林玉芳那鲜红带着水珠的红唇,李小亮心里不由自主的想,这里面有我的口水啊,这算不算喝了我的口水,间接接吻……

“嫂子,我拿错了。”李小亮咽了口唾沫,拿出那瓶新的雪碧。

“没……事……”

林玉芳低声说,脸又红了起来,她大概也想到了口水的事。

“你还是喝这个吧。”李小亮说着,把新的一瓶雪碧塞到林玉芳手里,并从她手里拿回自己的那瓶。

两人坐的很近,动作不大,却免不了接触。一拿一送之下,李小亮的手碰到了林玉芳的手,两人象是触电一样,同时缩了一下。

真的有点酥麻。

李小亮心里道。同时,他又有些不明白为一分极速3d现在自己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还会这么敏感?李小亮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林玉芳脖颈处的雪白,却见林玉芳抬头看向他。

心里有鬼的李小亮,连忙拿起手中的雪碧,掩饰的猛灌了两口。

不对,这雪碧……似乎,有好闻的香味。

李小亮猛然想起,这是林玉芳刚刚喝过的!

一时间,两人之间变的有些尴尬,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存在翻腾……

“咳。”最先开口的,居然是林玉芳,她轻轻咳了一下道:“小亮,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学校……我提前实习了。”

李小亮感觉自己脑子木木的,顿了一下,才想起先前自己想好的谎言。

“啊,提前实习,你真厉害,现在毕业的吗?现在就实习了啊?”林玉芳有些惊叹的道。

“是啊。”

“就说嘛,小亮可是咱们的大才子,一分极速3d都比别人厉害。”

“嫂子,看你说的,我哪是一分极速3d才子,不过读个大学而已。”李小亮有些尴尬有些不好意思。

他是真的纠结,真的不好意思,不是谦虚。他现在不知道,自己没有拿到毕业证的事要是被义父知道了,会怎么样。

说起来,李小亮的挺有名。不光下林村,就是上林乡、平罗县都挺有名。平罗是穷县,同上江市比起来,最少落后三十年。可越是落后的地方,越是讲究文化。平罗县高考成绩一直在中江省都是上中游,特别出了一个李小亮后,这样的趋势更是厉害。

李小亮的义父李忠军,更是仿佛比以前年轻了十岁,脸上也有红光了,说话也响亮了,走哪里头一句都是“我家的那小子”。

可被开除的这事只能瞒的住一时,不可能瞒的住一世。

李忠军把李小亮当成了他这一辈子的成就与精神寄托。如果被开除的事被李忠军知道了,李小亮不知道李忠军会被打击成一分极速3d样。虽然李小亮不在意旁人的看法,但李忠军却在意,而李小亮又十分在意李忠军。

这简直就是一个死循环。

李小亮不知道怎么解开这个疙瘩。

“嫂子,你怎么到玉江来了。”李小亮看着道路两边飞快后退的树木,有些心不在焉的问道。

“俺……走亲戚。”

这话让李小亮胡乱心思也收了起来,怔怔的问道:“一分极速3d?”

林玉芳有亲戚在玉江,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他知道林玉芳家的情况,林玉芳娘家三代农民,一个哥在外打工,别说玉江,就是平罗县城也没有林玉芳家的亲戚。

“走亲戚。”林玉芳低低的重复了一遍。

李小亮看着林玉芳闪躲的眼神,心里明白这事不那么简单了。不过林玉芳不愿意说,他也不想再追问下去。

两人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一分极速3d,不由自主的都沉默了。

汽车拉满人后的速度快了很多,大楖是司机想把刚才耽误的时间赶回来再多跑一趟。出了玉江市区后,速度直接就到了八十公里每小时。这让本就不太好的路,显的有些颠。相邻而坐的李小亮与林玉芳更免不了挨挨蹭蹭,身体摩擦。

“小亮,这次实习是去啥单位?”

林玉芳再次打破了沉默,与那莫名的尴尬。

“还没说准呢。”

李小亮继续圆谎,不过同时心里一动。要不然,真的去试试找个工作,这样说不定能瞒的更久。

“那肯定不会是在乡里吧,最少也要在咱们县里吧?”林玉芳的声音里带着好奇与敬畏。

“说不准。”

李小亮摇了摇头,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这个嫂子今天的话头有些多。原来就算是他去刘安家,林玉芳也不只会说“你来啦。”“吃饭没有。”诸如此类的三两句话,然后就不作声了。可今天明显不同了。

不过想想也是,今天这事有点象英雄救美,虽然不是面对着歹徒一分极速3d的,但说起来也是帮她解了难。再说两人几乎算是亲戚关系,又是邻居。对于一个出门在外的软弱女人来说,这大概就同找到了亲人一样了。

林玉芳把他当成了依靠同亲人,肯定是这样。

李小亮突然有些脸热。刚刚自己还有乱七八糟的想法实在有些不该,而且自己作为一个男人,态度也有些冷淡了。

想到这,李小亮开口道:“嫂子……”

就在这时,汽车突然猛的一个急刹车,嘎的一声停了下来,紧接着,就听到车门被人猛的一通狠敲。

“开门,快开门!给老子开门!”

司机一愣,与售票员对视了一眼,神情有些紧张。

“特么的你死了,老子叫你开门!”

车门处传来“嘭”的一声巨响……

“别砸别砸,这就开。”

司机摆着手说着,按了下开关。车门发出“噗起”一声,还没打开,就被人粗暴的推开。接着三个光头,横肉,手中擒着木棍的彪汉冲了上来。

“你特么的作死啊。”为首的光头冲着司机骂道。

司机孙子一样摇着手,陪着笑道:“没有没有,几位大哥,刚不好意思,差点撞到您的车,来,抽烟抽烟。”

“抽你么啊。”边上戴墨镜的光头,一巴掌把司机递的烟抽飞,劈手把售票员脖子上挂的包拽过去。

“你……”售票员大急,刚想说一分极速3d却被为瘦光头瞪了眼,吓的没说出来。

拿走了钱,为首的光头这会象是没看到也没听到另外两个光头做一分极速3d说一分极速3d,他的目光在车厢里来回巡视,象是找着一分极速3d。

李小亮心里咯噔一声。

因为他发现,这三个光头刚上车,林玉芳就慌张的低下头蜷起身子,这会正一点点的向车座下面缩。

他禁不住想道,难道林玉芳认识他们?他们在找林玉芳?她这么老实的人怎么和他们有关系呢?

“都抬起头来!”为首的光头大吼一声,李小亮感觉到林玉芳的身体猛一颤。

“孙子,车站上的通知你没看吧?”戴墨镜的光头一下一下拍着司机的脸道,厉声道。

司机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大哥,看,看了。”

“放尼玛屁!”戴墨镜光头一字一句的说:“这几天不准路上捡人上车,尼特玛的明知故犯啊,说真的,今天拿你的钱是放你一马,不然你别想在这条线上再跑。”

“是是是是。”司机连连点头。

“嗤,是尼玛啊,老子的人要是坐你的车跑的,就不是你钱的事了。”

这时,为首的光头目光定在李小亮边上的空位上。他看了一眼空位,又看了一眼李小亮,抬脚向这边走来。

李小亮下意识的有些紧张了,虽然自己学过点武术,但一对三,而且对方看起来很强壮的样子,他知道自己对付不了。

光头越来越近,李小亮头上渐汗,拳头握了起来。

不管这些人是流氓,强盗,还是劫匪,他们的目标很可能是林玉芳,也不管一分极速3d是原因,都不能让这些人抓走林玉芳,拼了!

四步、三步、二步……正当李小亮要暴起,一个声音阻止了光头的步伐。

“哎!你踩到我的脚了。”

迷彩服歪斜的坐在椅子上,歪头看着光头。

光头看看迷彩服伸在他两腿之间的脚,冲着迷彩服裂嘴一笑,突然抬脚向迷彩服的小腿踹去。这一脚很突然,也很迅疾,李小亮感觉自己如果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躲不过这一脚,迷彩服那懒散的样子,绝不象是有防备。

想也没想,李小亮站起来,起脚想要帮迷彩服挡一下。

电光火石之间,迷彩服的腿突然从光头的脚下消失,又突然出现在光头的膝盖骨上。

咔!

一声细不可闻的声音响起,光头闷哼一声,一个趔趄,腿一软就要跪在地上。而这时,李小亮踢出的那一脚却正好,印在光头的裆部。

光头的脸一红一青,一头载在地上。

意外,绝对的意外。

李小亮看着倒在地上的光头,心里只剩下两个字“卧槽”。

另外两个光头有些发傻的看看倒在地上的“老大”,然后再抬头看看李小亮,眼里渐渐露出凶光。

他们可不认为这是一分极速3d“误会巧合”,他们认定了李小亮找茬。

“小子,你想死啊!”两光头一前一后向李小亮冲来……

解释一分极速3d的肯定没用,李小亮咬咬牙,再次抬脚踢了出去。

他想把刚才的光头踢过去挡一下,再趁机动手,却没有想到的是,等他一脚踢出的时间,眼前已站了一个人。他这一脚,正好踢在前面人的屁股上。

然后……

李小亮听到呯呯两声,接着被他踹屁股的人转过了身。

“你这是恩将仇报还是打击报复?”

迷彩服揉揉屁股,一脸幽怨看着李小亮。

“那个,对不起啊。”

李小亮吞了吞口水对迷彩服歉意的笑了笑。他看另外两个光头倒在过道里,昏迷不醒的样子。

“行了,搭把手。”迷彩服说着,一手一个领着两个光头扔到车门外,没忘记把钱掏出来扔给售票员。

李小亮默默的拉着剩下的光头,学着迷彩服的样子把他扔下车。

“看一分极速3d看?还不开车。”

迷彩服瞪了司机一眼,粗声粗气的道。司机看看迷彩服,再看看被扔下车爬在一起的三个光头,张张嘴,又闭上,苦着脸发动了车。

……

对于貌似比光头还暴力的迷彩服与李小亮,车内的人连嘀咕也不敢,只是目光闪烁的向这边看两眼,又慌乱的转到别处。

迷彩服坐到了李小亮的另一边,换位子一分极速3d的,根本不用迷彩服开口,周围的人不是因为没地方坐,估计早闪开了。

林玉芳已坐直了身体,脸红红的向迷彩服致谢。

李小亮心里不舒服,自己多少也出力了吧,林玉芳居然没谢他,好象他做这些理所当然一样。

迷彩服呵呵一笑,摆了下手,不在意的道:“不用谢,我就看他们不顺眼。我叫郑国,哎小子,你也练过吧,同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李小亮呆了呆,摇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郑国瞪大眼睛,一指林玉芳道:“你别说不认识她,那三个垃圾明摆着是找她的,你会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不相信我?”

“不是这样的。”

说话的不是李小亮,而是林玉芳:“小亮真的是我刚巧碰到的,不过那些人是坏人,他们,他们是……”

说到这里,林玉芳又吞吞吐吐了。

郑国看看四周,似乎明白林玉芳是有话不能当着这么多人说,便点点头道:“好了我知道了,啊,小子,你叫小亮?呵呵,你是学生吧?”

郑国把话题引到了别处,李小亮当然不会傻的不明白。两人说说笑笑,天南地北的乱侃。李小亮的知识面广,一分极速3d都能聊几句,到后来聊到机械车床,边上的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也有了兴趣,插起话来。

三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平罗县城。

下车后,几人还约着去喝一顿。

那戴眼镜的中年人,自称是玉江市丰收机械厂技工,叫赵西明。与李小亮谈的火热,一时不想离开,郑国请客他也没客气,也一起进了酒店。

对于赵西明,李小亮与郑国倒不反感。在车上,赵西明没有站出来,但李小亮明白,如果林玉芳不是他认识的人,估计他也不会充英雄。毕竟人有避凶趋吉的本能,人到中年那份热血冲动少了,也明白自己量力而行的道理,赵西明一看就是那种技术型的文化人,没有能力对抗彪悍流氓。

林玉芳对众人心存感激,又胆小怕事,期期艾艾的把事说出来,李小亮郑国他们也只听明白了一个大概。

大体上就是林玉芳被骗了,对方骗了林玉芳的钱财后还准备把林玉芳卖掉,结果林玉芳找了一个机会跑出来了,后来碰到了李小亮。

李小亮暗为林玉芳庆幸的同时,心里又一紧。虽然林玉芳说的模糊,但从今天碰到的这事上来看,对方的组织不但大胆妄为,做事严密,而且能量不小。记的事上那戴墨镜的光头可是说过车站通知的话,如果防人逃走能通过通知的手段来阻止,这些人的背后一定站着一个大人物。

相关文章
  •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绝品摄影师  黄华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绝品摄影师 黄华

  •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

  •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

  •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