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没入花心

作者:admin 2020-02-18 10:44 我要评论

真漂亮啊,这么水灵,算了,别唐突佳人了,直接上人工呼吸比较好 何雅苏因心情激荡晕过去,脑袋在地面上一碰已然醒了七八分。忽觉一股热气喷在自己脸上,不由得...

真漂亮啊,这么水灵,算了,别唐突佳人了,直接上人工呼吸比较好……

何雅苏因心情激荡晕过去,脑袋在地面上一碰已然醒了七八分。忽觉一股热气喷在自己脸上,不由得悠悠醒转。双眼刚刚睁开,就看到叶锋那张脸。

也不知从哪儿来的一股力气,她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没命的逃。叶锋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触手柔弱无骨:“你跑一分极速3d?我长得像个鬼啊?”

他本来是说个笑话,没想到真刺激到了对方。雅苏一边呼喊一边挣脱,叶锋就是死拉着不放:“听我说好不好?我不是死鬼,是个帅哥。嗯…让美女开心的合不拢腿的帅哥……”

叭的一声轻响,拉扯中何雅苏白衬衣上崩下一粒扣子。女式衬衣本就是大开领,这再去掉一个扣子,顿时风光外泄。

文学

叶锋一呆,目光就这么被拽住了。

他的手一松,何雅苏终于得脱樊笼。她正在死命挣扎,哪想到对方突然松手?一个措手不及,脚下趔趄。嗤啦一声,一步裙裂开了半拃长的一道口子。她愣愣的趴在地上,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脸上写足了绝望。

唔,她总算是安静下来,肯定听我解释了。叶锋长出一口气:“跑一分极速3d啊?我没死,刚才…刚才在那儿躺着玩呢。”

何雅苏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如假包换,有血有肉的大活人一个!卢云公司保安叶锋!”叶锋把自己的手伸过去,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水。

何雅苏猛然拉过他的手,狠狠的咬了上去,似乎要把心中的惊惧和委屈全发泄出来。

她这张樱桃小口,全公司的男人都想用手碰一碰。叶锋得偿所愿,却疼得直咧嘴,压根也没一分极速3d软玉温香之类的感觉。他猛然把手抽出来,刚要发飙,忽然瞥见对方那被吓得苍白的脸,终于作罢:“好啦,咱们两清。”

他伸手把何雅苏扶起来,还没站稳。不远处拐过一辆香槟金的翼虎,笔直的远光射过来,将二人照的纤毫毕现。然后一个加速来到他们身前急刹,从里面走出一个男人来。

他一个大光头,壮的像头牛,脖子上小指粗细的金链熠熠生辉。他袒露着胸膛,挥舞着手机,说话声音像打雷:“雅苏,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

一句话没说完,他脸色忽然微微一变,然后冷眼盯着叶锋:“这小子是谁?你们在干嘛?”

此时叶锋和何雅苏的样子有些暧昧,两人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叶锋一手提溜着坤包,一手扶着何雅苏的肩膀。而何雅苏衣衫不整,连鞋都丢了,身上还沾着不少的尘土。

“你们俩玩的挺嗨啊。”他死死的盯着叶锋,像一头要择人而噬的野兽。

叶锋双眼一亮,眼前这家伙的发晶手链吸引了他,这玩意儿内含的针状阳起石,能帮自己拓宽经脉。想个一分极速3d法儿弄到手呢?

何雅苏把叶锋的手甩开,脸上一红,但声音却软中带硬:“金志远,你来干一分极速3d!我六点下班,你六点堵我。九点下班,九点堵我。现在是半夜,你怎么还堵我?你是不是一直在跟踪我?”

金志远脸上闪过一抹讥笑,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何雅苏的酥胸,目光像刀子,似乎要把她的衣服剖开:“如果早知道你这么开放,我他妈早就上手了!”

“请你说话注意一点!”何雅苏赶紧整理自己的衬衣,想要走开。

“保安玩得,我玩不得?”金志远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连这种看门狗你都要,饥不择食么?还特么跟我装纯洁!我就跟个傻子似的,还颠颠儿的跟你献殷勤,我呸!”

何雅苏脸色一变,气的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她哪里听过这种粗话,不由得又气又急,又羞又恼。

“看门狗骂谁?”叶锋笑嘻嘻的插了一句,心中杀机陡升。

“看门狗骂你!”金志远说完就发觉自己上当了,他朝着叶锋呸了一声:“别以为自己吃拖鞋饭有多了不起,小子,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叶锋刚要接口,何雅苏忍着屈辱摇摇头:“天要亮了,回去上班吧,不用理他。”

“嗬,知道心疼姘头?你以为这次还走得了?”金志远越发肆无忌惮。他存心要找茬,绝不会这么容易放走他们俩。一想到自己对何雅苏看走了眼,他就恨得牙痒痒。

何雅苏迈步刚走,叶锋一把拉住她,笑嘻嘻的道:“这孙子心里有块火毒,咱得给他拔出来。”

金志远大怒,将手机揣回裤兜,一拳打向叶锋。

他刚一出手,叶锋就看出来至少七八个破绽。但那又怎样?自己这副身体比人家更渣。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就是经验和智慧啊。

“妈呀,杀人了。”叶锋扯着嗓子大喊,滴溜溜绕到了他身后。顺势一推,金志远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回身一拳打了个空,叶锋早就退了开去。

金志远怒火攻心,追着他打。叶锋退到翼虎旁边,对方的拳头向他小腹招呼。他顺势轻轻一带,砰地一声,金志远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翼虎的前盖上。还别说,这车钣金真不赖,前盖只是微微凹陷一个小坑。金志远的拳头可受不了了,当即皮开肉绽,鲜血涔涔。

“混蛋!”他心疼的吼了一声,这车是这个月刚提的。2013款2.0排量四驱运动型,自己到手还没捂热乎,钣金就破了相。是可忍孰不可忍!

雅苏扑哧一笑,随即生生憋住。这一声笑不打紧,严重刺激了金志远的神经。他双眼通红的又朝着叶锋杀过去,一副不共戴天的架势。

叶锋一个骨碌翻上车身,双手一撑爬到了车顶。蛤蟆似的一蹦,重重的砸了一下:“我好怕啊,你上来弄死我吧。”

“你给我下来!”金志远这回是真肉疼了,尤其是对方那一蹦,似乎砸到了自己的心尖上。

“你上来。”叶锋涎着脸挑衅。

金志远怒骂一声,打开车门发动了汽车。只要脚下油门一轰,这小子非摔下来不可。到时候最少也要碾断他两条腿!

他可没看见,就在自己打开车门进入的那一刻,叶锋也跟着钻了进去。这里才是叶锋的战场,车内诸多障碍,黑咕隆咚,这狗熊一样的家伙根本舒展不开,在自己眼里就像一头四蹄攒捆的肥猪,岂不是等着挨宰?

何雅苏惊讶的看着两人一前一后钻进了车厢,然后车门闭合,汽车发动。她的心顿时揪了起来。只见车身不住摇晃,间或传出沉闷的吼声,砰砰的击打声。车身摇晃的更加厉害了,闷吼也变成了惨叫。

这还是第一次尝到被人保护,有人给自己出头的滋味。何雅苏心里暖暖的,有一种很奇怪的安全感。没来由的,她开始为叶锋加油,担心。两人在车内干一分极速3d?叶锋有危险么?

到底怎么回事?

她刚想大着胆子过去看看,忽然翼虎一声嘶吼,轰足了油门向前冲出十多米,结结实实的撞在一棵老桦树上。别说这辆美系车,就算是火星车也经不起这么糟蹋。只见车前身凹进去老大一块,颇有些神似沙皮狗,发动机估计都移位了。车灯报废,四周又黑了下来。

翼虎如同吃了兴奋剂,四轮空转着使劲推那老桦树,仿佛要同归于尽。树身簌簌而抖,车轮溅起无数泥土。忽然那车向后一倒,紧擦着树拐了个弧线,牙酸的摩擦声中,彻底毁了一身好钣金。然后撞飞了旁边的垃圾桶。连干带稀,无数的垃圾洒满了车身。漂亮的翼虎成了废铁,发动机彻底熄火趴窝。

三个保安跑过来,为首的一个高高瘦瘦。他上衣扣子也没系,满嘴的酒气。他喘着气站到何雅苏身边:“何总监。”

何雅苏气的直跺脚:“我说闹出这么大动静也没人出来,徐明水!你身为保安队队长,值班期间喝酒算怎么回事?”

徐明水明显喝的有些大,现在将近黎明了他还有些头晕。眼见老板千金发火,他忙不迭的道歉。何雅苏现在没工夫追究他违反规定的事情,她一指翼虎:“快去看看,到底——”

哗啦一声,翼虎碎了一块玻璃,叶锋从里面爬出来。猛然看见徐明水,心头不由得狂震。就是这家伙,唆使保安叶锋去了那个让他最终送命的地方。他快速的在脑海里扒拉残存记忆,找出关于这家伙的一切资料。

徐明水是卢云集团保安队的队长,也就是自己这具身体的顶头上司。练过跆拳道,被老板破格录用。官小架子大,尾巴翘的比天高。保安叶锋傻傻不懂规矩,是所有队员里面唯一没请过他的人,因此常被穿小鞋。再加上窝窝囊囊,逆来顺受,到后来作弄他就成了惯例。

看到叶锋,徐明水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随即恢复镇定。他皱起眉头,一副领导派头:“叶锋,你昨天为一分极速3d没上班?在这里装神弄鬼的干一分极速3d?!”

“队长救我!”叶锋一副害怕的表情,揪了揪自己破了好几道口子的保安服。这可是李代桃僵的好机会,狗咬狗神马的最有爱了:“刚才有人欺负何总监,说咱们是看门狗……”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徐明水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何雅苏就在自己身边呢,自己身为保安队长,保护她当然是义不容辞之事。全公司的雄性都梦想着俘获这位老板千金的芳心,他也不例外。现在正是表现自己英勇神武一面的时候!更何况自己素来自负,哪能平白受此辱骂?

“你怎么处理的?”他眯缝着眼吐出这句话。

叶锋拍着胸口:“吓死我了,真不知该如何应对。忽然脑中裤衩一声,闪现出队长平时对我的谆谆教导。于是奋勇上前,死战不退。最后,最后就被打成了这德行。”

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徐明水只见前面黑影处一个破烂,仿佛是辆报废的面包车。叶锋刚才的话让他大为受用,在何雅苏面前挣足了面子。他拍了拍叶锋的肩膀,大义凛然的道:“没枉费我栽培你一场,以后遇到这种事儿向我报告,我剥了这家伙的皮!”

然后他看着何雅苏,君子似的一笑:“总监,我带的兵还成吧?”

何雅苏不想多事,她焦急的开口:“徐队长,麻烦你去看看现场。叶锋,你也太胡闹了,把人家的车弄成这样怎么办?”

她嘴上在抱怨,心中却有些感激。

“这是他自己弄的,不关我事。你是知道的,我不会开车。”叶锋一摊手,撇了个干干净净。他说的也是实情,那辆翼虎的确是金志远自己糟蹋到报废的。

徐明水招呼两个同伴,刚要过去看看现场。忽然卡啦一声车门打开,那动静仿佛一辆开了十多年的农用四轮车。金志远摇摇晃晃的从车内下来,身上的衣服都快成了布条。脸颊肿起,还滴着淤血,脖子上挂着一个座椅套。刚走两步,忽然裤子掉了下来,露出白花花的大腿。

我擦,这头褪毛猪是谁?

金志远赶紧缩回车内,砰地一声闭上了车门。他探出头,恶狠狠的留下一句话:“徐明水,你的好兵!我等着你剥了我的皮!何雅苏,叫你的姘头保安留点神,不定哪天我就宰了他!”

翼虎重新发动,声音有些像三蹦子。油门一轰,一溜烟消失不见了。

“看这车屁股不像是个面包啊。”徐明水嘀咕了一句。随即他和另外两个保安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瞟向叶锋和何雅苏,心中升起一个疑惑:“听那人话里的意思,难道叶锋这小子把何雅苏追到手了?”

这想法有些荒唐,两人云泥之别,叶锋怎么可能把她追到手?但刚才那家伙的话不像是假的,蹊跷啊。

徐明水有心要问一问,但又实在无法张口,只能在心中犯嘀咕。他猛然瞥见何雅苏身上的衣服,不由得瞪大了双眼。这一步裙也撕了,衬衣领子也开了扣。好你个叶锋,竟然癞蛤蟆真的吃到了天鹅肉。可恶,哥怎么会被你爬到头上去!

叶锋摩挲着口袋里的发晶手链,心中有些得意。做了错事就要受到惩罚,自己这不算偷,只能说是进行正义的惩罚……

“叶锋,谢谢你。”何雅苏真诚的道谢,不管怎么说,他是为自己出头。刚才的表现,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保安的职责范围。虽说这小子装死把自己好吓,但他真的挺可靠的。全公司的人,包括自己的老爸,都要让金志远三分,没想到他却毫不畏惧。

徐明水脸色愈加阴沉。

“你跟我来一下。”何雅苏招呼叶锋,然后看着徐明水:“徐队长,你们回去上班吧。金志远的事情,一会儿跟我老爸说一声。唔,就说我累了,要出去休息一会儿。”

两人走向后门的停车场,徐明水气的脸都青了。刚才那一幕算一分极速3d?自己完全成了打杂跟班的配角啊。这个叶锋,居然被何雅苏单独叫出去,还他妈是休息休息!

在他心中,休息跟睡觉是划等号的。

两人在一辆红色的君威面前停下,何雅苏打开车门进去,招呼叶锋坐进来:“陪我出去一趟。”

叶锋连抠带拧,弄不开车门,急赤白脸的忙活着。何雅苏扑哧一笑,用中控把车门打开:“刚才在翼虎上那么帅,现在是在卖萌么?”

“卖萌可耻,我永远是让美女开心地合不拢腿的帅哥。”

“你说一分极速3d?”

“没一分极速3d没一分极速3d。”叶锋连忙坐了进去,然后闭上车门。他对这车很感兴趣,因为这是修真界不曾出现过的。那个保安叶锋的脑子里,分辨得出各个车的牌子,也知道这玩意儿是靠着四个轮子飞速前进的。但仅限于此,再多的就不知道了。

他土包子进城似的这儿摸摸,那儿看看。嘴上却说着正事:“我的总监姐姐,你叫我来干啥啊?”

“陪我换衣服。”

叶锋停下手上的动作,满脸呆滞的看着她。

“想一分极速3d呢!”何雅苏嗔了一句,然后边启动车子边解释:“我这个样子,怎么上班?金志远睚眦必报,我怕他又来骚扰。因此啊,只好让你再陪我走一趟。”

这一提醒,叶锋的双眼顿时又往她身上游走。此时已经天光大亮,何雅苏那性感的模样儿,让他瞧了个十足十。

她穿着一双肉色的丝袜,因为坐在真皮座椅上,一步裙上那道裂口撑开了。抬脚踩油门的时候,隐隐露出一点打卷儿的丝袜边。偏偏那小翘臀被遮住,随着她的脚不住踩下抬起,小裤子上白色的蕾丝边儿时而显现,时而隐去,吊人胃口。

相关文章
  •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老师好涨快出去

  •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我进去了有点疼你忍一下|卟磁一生尽根

  •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你越喊疼男人越

  •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总裁强要第一次的小说|喂你下面的嘴吃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

    男友把我裤子脱了,顶我 同桌把JJ插我下

  •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

    长期玩弄留守妇女_妇女主任喂村长吃奶

  •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绝品摄影师  黄华

    在小树林里任他摆布‖绝品摄影师 黄华

  •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前同事小闷骚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