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极速3d事

少女口述:十八岁我的第一次,猩红的血染红了床

作者:admin 2018-04-30 15:37 我要评论

现在早恋现象很普遍,而不少女孩子对于第一次也不那么看重了,在十七八岁的年纪,恋爱了,就以为自己已经遇到了对的那个人,便早早的交出了自己的第一次,还想着...

现在早恋现象很普遍,而不少女孩子对于第一次也不那么看重了,在十七八岁的年纪,恋爱了,就以为自己已经遇到了对的那个人,便早早的交出了自己的第一次,还想着这是十八岁我的第一次,我们一定会幸福

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我的第一次就是这样奉献出去了,当时我看着落红的床单,脑袋一阵眩晕,没想到第一次竟然是这样的感觉。我从来没想到我会在大学就奉献出我的第一次,当时的痛到现在都铭记于心,而他的温柔直到现在我都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由心的感谢他给了我美好的第一次。

少女口述:十八岁我的第一次,猩红的血染红了床

十八岁我的第一次

我是在大一的时候认识连成的,那时的我刚刚从南方偏远的农村来到了我从小就向往的北京,随着对大学生活新鲜感的消失,我所有的绚丽梦想也像肥皂泡一样灰飞烟灭,剩下的只有经济上捉襟见肘的尴尬和外表上自惭形秽的悲哀。

我从小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孩子,而城乡之间的巨大差别却让我在那个时候迷失了自己,我的内心深处极度的自卑,而对外,我却以极度的自尊来保护自己。我敏感脆弱,就像一只随时准备战斗的刺猬,任何人的不经意的一句话也可能引起我愤怒的反击,而反击的结果却往往是对自己更深的伤害。我就在这样一个怪圈中越陷越深,几欲疯狂。

连成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在我又一次因为一位男同学的小小玩笑对其大加指责而又孤立无援时,连成不顾众多同学对我的不满,站出来说:“这件事情不是杜静的错,大家和女孩子开玩笑的时候要注意分寸。她那么容易害羞的女孩子能听得了你们这样的话吗?”听了他的话,不知怎么搞的,从来不在别人眼前掉泪的我当时所有的武装崩溃无遗,泪水让我不能自持,我全部的委屈和压抑都随着泪水释放了。

从那以后,我开始注意连成,他一直就坐在我的左后方,我每每在不经意间回头时,总会看到他关切的目光,就像是凛冽寒冬中一抹和煦的阳光,让我冰封的心感到了一丝温暖,我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

不久之后,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似乎所有的同学,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甚至包括我曾经深深伤害过的同学都开始对我友好起来,上课、下课以及在餐厅,所有的同学见了我都会像老朋友一样跟我打招呼,自然而又亲切。所有同学自发举行的活动我都在被邀之列,初始的迷惑之后,我慢慢地、自然而然地融入了集体,内心的自卑也随之慢慢化解。我重新变得随和开朗,开始了我快乐的大学生活。

后来,在一次和一个室友的交谈中,我终于得知同学们变化的原因。室友告诉我说:“连成有一次召集我们,和我们讲述了他曾经的故事。他说他从普通学校升入市重点中学的时候也曾经历过和你一样的遭遇,而且……”舍友鬼鬼地一笑说:“他说他敢打保票,说你绝对不是一个像你外表看起来那样好斗狭隘的女孩,而是一个善良宽容的女孩,他说,我们都来帮你一把,就能看见真正的你。果不其然啊!哈哈!连成真是料事如神!”

那一晚,在舍友“不怀好意”的笑声中,我慢慢地进入了梦乡,而梦中闪耀的全是连成的影子。大二下学期,我终于和连成走在了一起,那个时候的我,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最幸福的人。连成虽然其貌不扬,但是他有一种同龄人所没有的沧桑感以及成熟男人的魅力;而且,他善良心细,对我体贴入微,在他的面前,我永远可以撒娇耍赖,像依偎在父母跟前的孩子。

少女口述:十八岁我的第一次,猩红的血染红了床

十八岁我的第一次

两年多的时光,一眨眼就过去了,转眼就到了面临分配的时刻。经过努力,我很幸运地分配到了一家著名的大型国有企业,而连成却被分回了他的家乡。为了能和我在一起,连成放弃了分配,选择留校复习准备来年考研。

背负着连成的沉沉叮咛,我终于迈入了工作岗位。虽然这和四年前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但我却多了一分自信和坦然,因为有一份至真的爱在等待着我。在分别的时候,连成给了我厚厚的一叠粉色信封和散发着芳香的彩色信笺,叮嘱我说,想他的时候就给他写信。我笑着应允。

可能就在那个时候我彻底喜欢上了这一个阳光又帅气的男孩吧,但是我却还是没有完全敞开我的心扉去接纳他,有很多时候我会像小女生一样去安安静静思考一些事情,但是这些有一分极速3d情绪我却不会和他说,不是不喜欢他,而是我觉得一个人成熟的表现是不应该把那么多负面的情绪带给别人。

我所在的工作岗位全是年轻人,工作也很轻松,大家相处得很融洽,他们大部分是本地人,对外来的我备受关照。在这个男多女少的工业企业,刚到单位不久,我就接到了不少红绣球。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我也是一个蛮漂亮的女孩。

不知出于一分极速3d心理,我一直没把我有男朋友的事情告诉别人。每次连成淡蓝色的信飘来,我总是告诉别人这是我的同学,即便我给连成写信,也尽量不让别人发现。其实,那个时候,我依然是深爱连成的,直至遇到了陈良。

陈良是我同事的朋友,有一个周末我们打一种名叫升级的扑克游戏,缺一个人,于是同事把陈良呼来凑把手。刚见到陈良的时候我的眼前一亮,这个高大英俊的男孩很有几分像香港影星梁家辉,有一双多情的细长的眼睛。面对这双眼睛的注视,我不由得脸红心跳,那一天打扑克,我们配合得很默契。

或许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从那以后,陈良竟然开始频频地找我,我有些受宠若惊,也非常的心慌意乱。每当此时,连成待我种种的好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然而,我却仍不愿意把连成存在的事实公开,我无法拒绝陈良的约会。而面对陈良的英俊潇洒,我更不愿意告诉他我竟然有那么一个不出色的男友。虚荣让我把天平倾向了陈良。

少女口述:十八岁我的第一次,猩红的血染红了床

十八岁我的第一次

我并不是一个不道德的人,可以说,在和陈良交往的日子里,我一直受着良心的谴责。我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应该有一个决断,但是我却无法向他们任何一个开口。我一遍遍地问自己:我需要的到底是一分极速3d?陈良有英俊的外表和良好的家庭条件,比较浪漫,常常出人意料地给我一个惊喜,但他没有文凭,不求上进,而连成心地善良、博学多才,但却不善言辞。我左右为难!

那天晚上,陈良买来很多我喜欢吃的食品,并对我说,连成因学校还有事,已经走了,让我一分极速3d也不要想,先好好地吃一顿。他熄了灯,点上蜡烛,狭小的屋里立刻洒满了温馨的烛光,我的心也暂时轻松起来。晚饭后,伴随着优美的萨克斯音乐,陈良开始轻轻地吻我、吻我……或许是内心深处希望自己能尽快做出决定,那一夜,我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将我的第一次给了陈良。我知道,我已经不可能回头了。

我知道很多事情一旦做了就没有办法回头,我看着落红的床单,猩红的血液将白色的床单染红,那一刻我知道连成对于我来说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我将自己最重要的一样东西给了别人,其实我也不是那么爱连成吧。后来我发信息和连成说了分手,我也离开了公司离开了这个城市以及那个名字叫陈良的男生,独自一人去了别的城市工作以及生活。

我只能祝福他们能够找到适合他们的那个人得到真正的幸福,也希望自己能够幸福

相关文章
  • 发现妻子出轨 在这之前她居然还想转移

    发现妻子出轨 在这之前她居然还想转移

  • 老公家暴成性还不离婚 最后在我的坚持

    老公家暴成性还不离婚 最后在我的坚持

  • 出轨被女方敲诈怎么办 赔了钱又丢掉了

    出轨被女方敲诈怎么办 赔了钱又丢掉了

  • 爱情最终败给了没房没车 相爱六年的女

    爱情最终败给了没房没车 相爱六年的女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青梅竹马的女友总想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青梅竹马的女友总想

  • 在教室里一边上课一边h 她趴课桌上不敢

    在教室里一边上课一边h 她趴课桌上不敢

  • 弟弟瞧不起农村穷姐姐不让参加婚礼 没

    弟弟瞧不起农村穷姐姐不让参加婚礼 没

  • 我和我上初中的小姨子 我和十三岁的小

    我和我上初中的小姨子 我和十三岁的小